阿~多美麗的早晨啊!艷陽高照、晴空萬里,偶爾還會吹來被太陽照射到稍微帶點熱氣的微風,很適合今天我的心情,但卻不適合我身旁另外一個人的心情,我看她此時此刻心裡大概不是只能用陰天或綿綿細雨來形容,而是狂風暴雨、雷雨交加,說不定還能刮起一陣颶風咧!嘖嘖嘖,她現在的臉真的是臭到連鬼看到都會避而遠之吧。


「好了好了!別氣了嘛!妳想看看,能在這種秋高氣爽的早晨出散步呼吸新鮮的空氣,不是挺好的?人家不是常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嗎?」我試著安慰,但似乎還是起不了一點作用,她看起來還是很憤怒的樣子。
「秋高氣爽你個大頭啦!我倒寧願躺在家裡吹冷氣睡大頭還比較氣爽咧!還有妳確定是出來散步呼吸新鮮空氣的?」詩慧指了前面斗大的刊版,上面則是寫了XX傢俱行「我先跟妳說好,我可是不負責搬那些會讓我纖纖玉手變粗的傢俱喔!」
「知道了啦!我是叫妳來幫我挑傢俱的,又不是叫妳來搬傢俱的,再說搬傢俱這粗是本來就不是我們這些柔弱女子能做得來的事嘛!」看來這傢伙的起床氣還真大啊!愛熙討好似的對詩慧笑了笑。
「最好是!」詩慧白了愛熙一眼,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走進了傢俱行。


前幾天愛熙終於拿到了咖啡店的薪水,興高采烈的銀行存款簿拿出來看一下,而裡面的數字也已經到達愛熙的標準,於是今天早上便打了個電話狂催還在與周公在夢裡美好約會的詩慧,一接起電話詩慧連問都沒問就開始劈頭罵了起來,但這樣還是難減愛熙的興致,雖然話筒裡另外一頭的詩慧拼死說不幹這檔事,但愛熙卻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似的,比詩卉還要更堅持,最後還是愛熙衝去詩慧的家裡連拉帶拖,最後她才得不不才投降妥協的呢。


「施惠妳看,妳覺得這個如何啊?」愛熙指了一組深紅色的木材手工椅子,這組椅子看起來普通卻不失優雅,上面的裝飾不多,卻有特色,摸起來質感也很不錯,而且也很堅固。
「哈~妳喜歡就好!」詩慧不以為然的打了個呵欠,顯然還沒從睡夢中完全清醒過來。
「齁唷~別這樣啦!我就是怕我拿不定主意才會找妳來的阿!妳就當做個善事幫幫我吧!」
詩慧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看來這ㄚ頭是吃軟不吃硬的,「真是拿妳沒辦法!」
「哈哈!我就知道妳對我最好了~」愛熙高興的拉著詩慧的雙手晃阿晃的,「吶!妳覺得這組怎樣阿?我還蠻喜歡這種材質的椅子呢!」
「嗯,還不錯!」詩慧仔細的打量著愛熙所說的椅子,然後叫了附近的店員,問了一下這組椅子的價錢,順便也詢問看看還有沒有其他還不錯的傢俱。


從早上到下午,她們一直都在這間傢俱行四處物色喜歡的傢俱,雖然逛了許多地方也看了許多種類的傢俱,但愛熙最後卻只選了幾樣最基本該有的傢俱而已,而且大部分都是以簡單實用為主。
在結帳時,愛熙心滿意足開心的笑著,可是在一旁的詩慧卻是一臉疲憊的樣子。
「怎麼?有這麼累嗎?」到了大門口後,愛熙小小力的搓了一下詩慧的手臂,疑惑的看著她。
「嗯!累到快死了!呼~」詩慧一到計程車上馬上整個人攤在後座,完全不顧司機會如何看待她這一個女人家如此隨便的行為,此刻的她只想馬上回到她溫暖的小床上好好的睡一覺。
「好了!知道了!為了謝謝妳,晚上準備一頓"青操"的給妳吃吧!司機,我要去XX市場,謝謝。」
「真的嗎?阿~我真是太愛妳了,愛熙!」一聽到吃的,詩慧馬上從後座上跳了起來,還熱情的抱住愛熙狂往她臉上送口水。
「啊!小姐,別這樣~很危險的!請坐好~啊!小姐~~別……」愛熙完全不管司機的喊叫聲以及眼前即將由黃轉成紅的紅綠燈,滿腦子只充滿著晚上的豐盛料理,臉上則掛著與剛剛截然不同的笑容。
「阿~小姐啊!請坐好阿~~」
「阿~施惠!阿~大叔!危險!前面!左邊左邊!剎車阿剎車!阿~我的媽啊~~!」
此時,整條街全充斥著司機大叔跟愛熙的慘叫聲,以及一連串的喇叭聲跟緊急煞車聲,偶爾還會傳來幾句不雅的咒罵聲,而施彗完全渾然不知,繼續測試著大家心臟能負荷驚嚇的指數。


#



驚險但卻平安的到達超市後,詩慧拉著還驚魂未定的愛熙大搖大擺的走進超市。
「我要這個、這個,還有這個!喔喔,還有這個跟那個。」詩慧快速的拿了購物籃,接著在超市裡開始開心的拖著愛熙四處挑起晚餐的材料。


真沒想到這傢伙居然這麼喜歡吃東西,一聽到吃的眼睛馬上就亮起來了!但看著自己手上的購物籃裡的東西越堆越堆,重力也開始急速上升,愛熙不禁擔心的想阻止詩慧這種近乎瘋狂的購物。
「等、等等!我……天阿~妳也買太多了吧!我沒帶那麼多錢阿~欸!施惠啊!天阿~不要……前面,有人……!施惠!阿~~」
愛熙想拉住依然處於興奮狀態的詩慧,但終究還是來不及阻止這頭瘋牛,兩個人就這樣用力的撞到了前面渾然不知即將禍難臨頭還悠閒挑著蔬菜的人。
"
"一瞬間,所有的食物飛了起來,接著再重重的摔在地上,三個人也隨之倒地。
「唉呀~好、好痛啊!」罪魁禍首第一個先叫了起來!也不想想是因為誰他們才會變成這樣的。今天都不知道為了她遭了多少殃呢!現在她開始在想,叫詩彗陪自己出來買東西是不是正確的決定。
「啊!愛熙,妳沒事吧?唉唷~妳怎麼不拉住我阿?」詩慧用手撐住地板,率先爬了起來,再把愛熙從地上給扶起來。
「我有啊~是妳自己沒聽到的啊!嗚嗚~我的屁股好痛啊!」嗚嗚~欲哭無淚啊!我哪沒有拉住妳阿!攔也攔不住、叫也叫不聽,現在反倒怪起我來了?
「好、好痛啊!」突然後面傳來一陣哀號。


啊!對齁!差點忘了還有一個最倒楣的受害者咧!趕緊轉身跑到他身邊,一臉歉意的對著他說:「對不起喔,先生!你沒事吧?」
「沒、沒事!阿阿阿阿!我的、我的腰啊!輕點!輕點阿!」那個人一邊大叫一邊順著我手上的力氣站了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我朋友太興奮了,所以才……」愛熙一鼓勁的低著頭直對著那個被害者道歉,沒想到這時首罪魁禍首卻大叫了起來:「阿!你、你不是朴…………
聽到了詩慧的叫聲,愛熙疑惑的抬起頭來,而對上眼的卻是被害者用手摀住兇手的嘴,還一臉緊張的四處張望,詩慧則是瞪大了雙眼直盯著他看。


現、現在是什麼情形啊?!
愛熙一頭霧水的盯著眼前角色互換的兩個人。


#



在發生生事故後,為了避免引起注意太多人的注意,我們快速的撿起散落一地的食物、快速的跑到櫃檯結完帳,最後再快速的從超市裡面奔出來,找個比較少人的地方坐著喘息。
「對、對不起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詩彗一臉抱歉的看著朴有天。
「嗯,沒關係啦!這點小傷不算什麼!」朴有天回給詩彗一個能讓她安心的笑容。
「是嗎?」愛熙好奇的搓了一下他的腰,結果朴有天馬上高喊出聲:「我的媽呀!痛痛痛痛、痛啊!」
「啊!對、對不起!」愛熙驚慌的道著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又重複了剛剛詩慧說過的話。
「呵、呵呵,真的沒關係……沒事的!」看著朴有天一臉無奈又快哭的臉,我真的覺得又糗又抱歉。
「不過……」這時詩彗突然東張西望了起來,「只有你一個人嗎?其他人呢?」看著她眼睛閃爍著一道光芒,連猜也不用猜,她想見到的人究竟是誰。
「啊!對喔!我忘了允浩哥跟昌珉還在等我呢!慘了慘了!」
「什麼?你剛剛說什麼?允浩?!他在哪?在哪啊?」我看著到處搜索著允浩身影的詩彗無奈的嘆了口氣,唉~果然是他,鄭允浩!


「有天!原來你在這阿!」突然一道渾厚低沉卻響亮的男性聲音從我們身後傳了過來,詩彗一聽到馬上回頭驚呼:「鄭允浩!」
「允浩哥,對不起阿!」有天走到允浩身旁小聲的對允浩說聲抱歉。
「我是無所謂啦!不過倒是後面那頭餓豬等你等太久了,已經氣到說要拿著鍋子夯你的頭呢!」允浩轉過身,指著身後氣的七竅生煙,牙齒還磨的嘎嘎作響的昌珉,「有天哥!!!」聽的出來,這句話裡面夾雜著許多憤怒啊!而且還是即將爆發的那種。
「呵呵……昌、昌珉啊!」有天一臉乾笑,額頭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幾滴汗珠在上面準備滑落而下。
看著即將一觸即發的情況,愛熙趕緊跳出來緩和氣氛:「嗯……那、那個,我剛剛買了很多食物,不過因為實在是太多了,所、所以,我想……如果不介意的話!就、就當作是補償你們吧!補、補償你們……嗯……」嗚嗚~我的老天爺阿!誰來救救我,我真的沒辦法應付這種場面阿!嗚嗚~~尤其是那個已經餓到說要拿鍋子夯有天頭的那個人!真的、好恐怖。
「咦?允浩?有天?昌珉?」一道聽起來溫柔又細緻的嗓音叫住了他們三個的名字,現場全部的人不約而同的看相了聲音的來源處。


在我們面前站的是兩個人,站在左邊的是一臉乾淨清秀的臉蛋,大大的眼睛有著一臉小巧的嘴巴,皮膚白白嫩嫩的,嘴唇上還有擦上些許的護唇膏,染了一頭金髮,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就是她不太喜歡的金髮,可是在他身上雖然顯眼卻也不難看,甚至因為金髮在太陽的照射下而顯得耀眼無比,就像是個頭上頂個光環似的,還因此襯托出他細緻白嫩的臉蛋,這個人長的真漂亮阿!但是,他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阿?
而站在他右邊的男生頭髮有微微的抓起來,似乎也有畫一點眼線的樣子!跟我一樣單眼皮的耶!不過眼睛卻大大的(至少對我這個同樣是單眼皮的人來說),真羨慕!阿~他笑了!喔,天啊!好可愛喔~看的我都心花怒放了。
「在中?俊秀?」允浩張著小嘴,輕輕的喚了兩個我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啊?」那位剛開始叫他們三個名字的人又開口了,「不是說要出來買晚餐嗎?怎麼這麼慢?」這時他似乎是看到了站在他前方不遠處的已經餓到氣炸昌珉,可是……這時他的臉並沒有像剛剛那樣的憤怒,反而是……啊!他、他居然,居然哭了?!
「昌珉阿,你怎麼哭了阿?」在中跑到昌珉的身邊擔心的詢問著他,「怎麼?哪裡不舒服嗎?還是哪裡受傷了?」
「嗚嗚~~在中哥!我很不舒服,而且也受傷了!」看著身高一百八十幾的男生在接上抽抽咽咽的哭著,這情景不僅罕見還很……詭異?!
「怎麼啦?哪裡不舒服?哪裡受傷了?」在中擔心的翻轉著昌珉的身體,想看看他到底是哪裡受傷了,但不論他怎麼看,還是看不出個所以然。
「我、我胃很不舒服!心也很痛!嗚嗚~」昌珉一下子雙手捧肚,一下子又把手放在心臟上面,一臉受盡委屈的樣子。
「什麼?」在中像是聽到了什麼奇異怪事一樣叫了起來,「胃很很不舒服?心很痛?這是什麼東西阿?允浩,沈昌珉這傢伙到底是怎麼了呀?」他望向一直站在身旁靜靜的看著他們的允浩。
「很簡單阿,肚子餓嘛!所以胃很不舒服,因為吃不到飯,所以心很痛啊!」說完還因為很滿意自己的解釋而點了點頭。
「啊?什麼?!」在中先是看了看允浩,再看看已經停止哭泣的昌珉,最後又回頭看了愛熙跟詩彗幾眼後說,「你們到底在搞什麼啊?還有這兩個女生又是誰?」
「你們最好給我解釋清楚!否則,今天全都休想吃晚飯了!」最後在中又補上了這句話。
「什麼?!沒晚飯?!」一聽到沒飯可吃的昌珉,整個人傻在那邊,像個是被石化一樣,一動也不動,我似乎還能看的見他頭上正在下著滂沱大雨呢!
「呵呵,關於這件事,說來話長!我看,我們還是找個地方坐下來好好的說吧!」愛熙一臉尷尬的抓了抓頭,提了這個議。
「嗯~對、對啊!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慢慢說吧!嗯……要去哪呢?嗯……」就在詩彗正在苦思著要在哪裡坐下來好好談的最佳地方時,站在最後面一直原地不動的俊秀終於用著他稍微撒啞的嗓音說:「我看,我們先回宿舍吧!」
「啊?宿舍?嗯,好、好好好!我們先回宿舍說吧!」有天感激的回看著俊秀,一臉欣慰。終於能化解目前尷尬的情況了!


這下子,事情好像越搞越複雜了!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愛熙在心裡暗暗的怒吼了幾聲,再偷偷地瞪了一眼詩彗,都是妳!妳這個始作俑者!
齁~為什麼?為什麼她現在能笑的這麼開心?該死!難道只要有這個鄭允浩在,不論發生什麼事情她都能笑的這麼開心嗎?我的天啊!我真的看不出來這個鄭允浩到底有什麼魅力,居然能讓詩彗花癡成這副德性?
我的老天爺阿,快來救救這個花痴女吧!再笑下去,我看她的嘴巴就永遠合不上了啦!






--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너희들을 기다리는 게 행복해요 ♥

smilesil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